鹤山“客家村”昆仑山下的古老曲调待新人传唱

2017-12-25 16:08  来源:江门日报

鹤山“客家村”会唱客家山歌的老人仅存十五位,这一非遗的保护传承路漫漫

昆仑山下的古老曲调待新人传唱

  传入鹤山200多年,如今会唱客家山歌的老人只有15位,他们当中年纪最大的已有85岁。

  欧蕊荣带着DV、相机等设备,对鹤山客家山歌进行资料采集。

  12月18日,鹤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中心办公室主任欧蕊荣来到鹤山市鹤城镇城西村,对鹤山客家山歌进行资料采集。近年来,欧蕊荣一直从事发掘和收集鹤山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故事和资料的工作,客家山歌是其中之一。

  1732年前后的某一天,粤东第一批客家人南迁来到鹤山,并定居于此。他们为这片土地带来了生机,也带来了他们祖祖辈辈传唱的山歌。此后200多年间,这种古老的曲调,陪伴在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出现在田间地头、山野荒地,乃至祠堂庙宇,响彻昆仑山和马尔山。

  如今,200多年过去了,客家人在鹤山的发展越发兴旺,客家人的山歌却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现在,会唱客家山歌的老人不超过15位。”欧蕊荣说,而在七八年前,还有近40位中老年人会唱这种古老的山歌。

  对于鹤山客家山歌,有人认为她的衰落是一种必然,是一种历史趋势;也有人觉得,作为一种民间传统文化,必须做好保护和传承……鹤山客家山歌未来将何去何从?

  探 访

  村中会唱客家山歌的老人仅有15位 年纪最大的85岁

  12月18日,欧蕊荣带着DV、相机等设备来到了鹤城镇城西村,记者跟随他进行了探访。“逢年过节,只要村民有唱山歌的活动,我都会来,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了。”欧蕊荣说。

  这一天是农历冬月初一,按照惯例,村里的老人们会到昆仑山的刘三姐庙里敬香拜神。这是一座由3间低矮平房构成的小庙,位于山脚下一片空旷的土地上,建于上世纪80年代。“只有唱客家山歌的时候,这里才会热闹一阵。”城西村村干部温远飞告诉记者。

  下午3时多,记者和欧蕊荣一起来到刘三姐庙,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老人。上完香,老人们聚在庙前的小广场上拉家常。将近下午4时,聚集的老人越来越多,温远飞和几位村民搭起一个简易的临时舞台:1张简易木桌,4条长凳,10多位会唱山歌的老人坐成了一排。

  当天阳光明媚,昆仑山脚下的气温降到7℃,有些寒冷,但老人们一个接一个唱起客家山歌,十分热闹。最先唱的是一位年迈的阿婆,是老人中年纪最大的,已有85岁。她头发花白,似乎患有眼疾,一阵风吹过,左眼直流眼泪,她顺手擦了擦眼泪又唱了起来。坐在阿婆左边的一位老人,身体状况看起来更令人担心,左眼完全凹进了眼眶,只能看到一丝眼白,她穿着一双雨鞋,鞋上的泥巴还未干,走路颤颤巍巍。唱歌时,她的声音虽然很大,身体却不住地发抖,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她刚从田里回来,听说有记者采访客家山歌就赶来了。”温远飞告诉记者。

  现场唱客家山歌的10多位老人中,有一位最独特,不论是装扮还是歌声,都与旁人不同。她穿着一双深灰色的平底运动板鞋,黑色长裤,加一件暗红色的中式衬衫。最显眼的是她系在脖子上的一条鲜红的碎花丝巾,整个人看起来容光焕发。老人的脸上虽然布满了皱纹,发色却依旧很黑。她唱歌时十分专注,声音嘹亮高亢。“看不出来吧?她已经81岁了!”温远飞介绍说,老人叫钟桂友,是这些老人里唱得最好的一位。

  此时,欧蕊荣一手端着DV摄影,一手拿着相机拍照,半蹲着走到钟桂友面前,准备拍一个特写。“阿婆,你唱得好啊!”欧蕊荣说道。钟桂友看了一眼镜头,露出一个微笑,两颗银牙闪闪发亮,她提高声调接着唱起来。

  几十年过去了,甚至同村的许多人都不知道,钟桂友年轻时曾是鹤山县文艺宣传队的骨干成员。

  “我是客家人,小时候经常去山上放牛,那时候很多人都唱山歌,我刚开始是听他们唱,有对唱的,也有干着活自己唱着乐的。后来听得多了,我也慢慢熟悉了调子,就自己唱起来了。”回忆起往事,钟桂友的心情依旧很激动。十几岁时,她就经常和人家对歌,男的女的都能对赢。1958年,鹤山县选拔文艺宣传队成员,钟桂友和村里的另一位姑娘一起被选中,专门唱客家山歌。

  “那时候,我们歌唱革命,歌唱人民公社,歌唱毛主席,开会也唱,聚会也唱,县里的礼堂,镇里、村里都去唱过。现在,我们还歌唱十九大,歌唱党的好政策。”说着,钟桂友随口来了一段:

  共产党心系群众,

  执政为民好主张。

  到处人民欢歌唱,

  经济繁荣得安康……

  整个下午,老人们基本上每人都唱了几首。他们唱起客家山歌各有特色,有的高亢,有的欢快,有的婉转,有的包含感情,相同的是,他们都没能逃过岁月的洗礼,大多头发白了,眼花了,最年轻的也有60岁,有的腿脚还不太好,行动不方便。

  “村里还有多少人会唱客家山歌?”欧蕊荣问。

  “都在这里了。”温远飞说,“算上一位外出的老人,现在会唱客家山歌的老人大约就15位。”

  下午6时,天色渐晚,老人们一个个离去,歌声终于停止,刘三姐庙再次恢复了安静。小广场也变得冷清起来,依稀能听到田边溪水流动的声音和屋后的虫鸣。

  历 史

  200多年前传入鹤山 反映客家人风俗习惯

  虽然客家山歌已经传唱了200多年,但它究竟何时传入鹤山、如何来到鹤山却很少有人知道,也很难考证。近年来的一些历史研究指出,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客家山歌是清朝雍正年间被一批南迁的客家人带到鹤山的。

  要了解鹤山客家山歌的历史,就有必要回溯客家人迁居鹤山的历史。鹤山市文史学者徐晓星是这方面的专家,他曾做过多次深入的调查研究,并编著过《鹤山客家史》。

  12月19日上午,记者在松鹤新城一座居民楼里见到了徐晓星,他虽年近80岁,但思维十分敏捷。谈起客家人在鹤山的历史,时间仿佛回到了几十年前。

  徐晓星告诉记者,客家人迁到鹤山大约始于清朝康熙中期(康熙三十五年起),主要是从当时粤东的惠州府和潮州府属下各县先后迁入。鹤山建县之前和建县初期,曾出现过两次移民高潮,客家山歌也随着移民传入鹤山。

  徐晓星认为,虽然在鹤山建县之前就已经有客家人迁入,但客家人迁入的高潮却是在1732年。当时,首任县令黄大鹏为了充实人口、加速开发,出告示招收外地人来县垦荒,并给出新移民各种优惠政策。于是,粤东的客家人纷纷而至。

  这一年夏天,粤东客家人陈子亭、杨子汉、吕子良、谢子耕、黄子成率先来到鹤山。他们有的带着妻儿,有的带着族人,来到鹤城、址山、宅梧等地定居,同时带来了传唱至今的客家山歌。史料记载:“惠潮来民,褓至如市,禾锄立庭际,求耕荒地。”

  “10多年前,为了纪念最早来到鹤山的客家人,当地政府修建了一座‘五子园’,正是为了纪念这段200多年的历史。”徐晓星说,“五子”只是代表,到1797年,实际来到鹤山的客家人已达60余姓。

  上世纪60年代,徐晓星从中山大学历史系毕业后,被分配到鹤城镇中学任教,当时客家山歌非常红火。“那时候,很容易听到客家山歌,很多年轻人都会唱。”徐晓星说。不过,当时他没有意识到要研究这些历史。直到上世纪80年代,他才开始研究,并着手编著《鹤山客家史》。

  “20多年前,我曾做过一次鹤山客家山歌的调查。”徐晓星告诉记者,那时候址山镇还有老人会唱客家山歌,几年前这些老人离世,此后也没听说当地还有人会唱客家山歌。

  徐晓星认为,客家山歌的价值,其一在于客家方言,其二在于山歌的韵律和词调。“客家山歌是客家文化中的奇葩。它以浓郁的生活气息、生动的形象、机智幽默的语言、多样化的腔调,曾获得广大群众的喜爱和不息的生命力。”徐晓星介绍说,鹤山客家山歌有着同样的魅力,因其用客家话传唱,是群众的口头创作,以七言四句为最常用格式,唱词多用起兴、谐音、双关、比喻等修辞手法,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另一方面,客家山歌作为我国民歌中独立的一支,继承了《诗经》中《十五国风》的风格,世代相传。客家人逢年过节、红白事都唱山歌,山歌与他们的生活紧密结合,反映了他们的风俗习惯。

  “以前,鹤山流行的客家山歌有长音山歌和竹板山歌。近年来,竹板山歌已经很少见了。”徐晓星表示,现存的鹤山客家山歌中以表现男女恋情的最为精彩,反映了热爱自由的青年男女对封建礼教的抗争。这类山歌唱起来荡气回肠,激动人心。除了爱情,传统的客家山歌也反映了劳动人民生活的艰辛、劳动的艰苦与无奈,比如:

  二月排来田水深,

  脚踏田头水湿身。

  食口熟烟停下手,

  司头骂到泪淋淋……

  经历了200多年的发展,面对鹤山客家山歌现今的窘境,徐晓星认为,从历史学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一种规律。“如今时代变了,孕育鹤山客家山歌的土壤也变了,衰落是一种必然。”他说。

  转 机

  成功入选

  鹤山市第二批非遗名录

  保护之路艰难且漫长

  近几十年来,鹤山客家山歌青黄不接,发展传承举步维艰。直到大约10年前,才出现了两次转机。

  第一次转机出现在2009年前后,也就是“十一五”期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程成为国家“十一五”期间的重点文化项目,2009年更是整个“十一五”期间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高潮。这一年,我国共有29个项目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和《急需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受此影响,各地政府纷纷开始挖掘保护当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鹤山狮艺、咏春拳等就是在这一时期入选省级名录。此后,鹤山市开始挖掘新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客家山歌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

  欧蕊荣回忆,2009年,经过初步动员,各镇(街)文化站开始搜集当地文化习俗,鹤山客家山歌迎来了一次重要的转机。2010年前后,鹤城镇收集到一部分资料后,将这一项目报送到鹤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收到项目申报后,该中心做了研究和评估,并初步确立项目意向。

  “虽然迈出了第一步,但这个漫长的保护过程才刚刚开始。”欧蕊荣表示,此后数年间,围绕鹤山客家山歌项目的工作一直没有间断,他曾多次组织收集相关文字、实物及视音频相关资料,并建立项目档案。

  经过长跑,今年6月,鹤山客家山歌和其他几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资料收集工作全部顺利完成,所有项目经过评估后向社会公示,7月5日正式对外公布,鹤山客家山歌迎来第二次转机。鹤山市政府当即要求各镇政府、沙坪街道办以及有关单位,按照国家、省和江门市有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要求,认真贯彻“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工作方针,坚持科学的保护理念,指定规划,扎实做好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的保护、传承和管理工作。

  “客家山歌被确立为鹤山市第二批县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是十分关键的一步。”欧蕊荣认为,这也使鹤山客家山歌有了传承下去的可能。“下一步,我们将根据目前整理的视音频资料,寻找专业的音乐人士进行制谱,并整理出歌词,有了歌谱和歌词,才有利于保护和传承。”他说。

  鹤山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透露,未来可能采取进校园的方式保护和传承鹤山客家山歌,同时,与当地旅游发展结合起来,为鹤山客家山歌创造新的传承土壤。此外,鹤山市文化中心建成后,将设立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馆,宣传介绍相关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鹤山客家山歌正是其中之一。

  “现在,全国上下都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我们也很振奋。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很有信心。”欧蕊荣说。

  他山之石

  梅州客家山歌的传承与发展

  鹤山客家山歌与梅州客家山歌同源同宗,近年来,梅州客家山歌在发展传承方面创举颇多,并取得了一定成果。2006年5月20日,梅州客家山歌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多年来,为了发展传承客家山歌,梅州市主要采取了三大策略。首先便是改编山歌。梅州客家山歌历来由民间口头传播,为了便于传唱,当地政府邀请专业音乐人士,收集并改编了数百首客家山歌,使得梅州客家山歌得以保存。

  同时,梅州市梅县区成立了山歌剧团,该剧团是开创山歌剧剧种并且推动其成型和发展的主要团队之一。其创作的大型山歌剧《挽水西流》、《雪里梅花》久负盛名,为这一剧种的风格定位夯实了基础,经典唱段在客家地区及东南亚国家传唱。近年来,该歌剧团发展迅速,演员队伍不断壮大,现有在岗人员40人。

  此外,为了培养梅州客家山歌人才,梅州市艺术学校开设了梅州客家山歌表演专业,常年招收喜爱梅州客家山歌的学生进行培养,为山歌剧团储备人才。(文/图 江门日报记者 任龙)

编辑:钟雅欢
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 ICP备案/许可证号:赣ICP备05000929号-1
关于本网 联系电话:0797-8101732 新闻宣传质量监督电话/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97-8101732
客家新闻网版权所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3612013001